• 欢迎来www.yuxingdianli.com

京科夫老板的最后采访:关于萨甘、康塔多和自行车运动

其它 神马优惠网 253次浏览 0个评论

10月1日的环伦巴第古典赛是京科夫车队解散前参加的最后一项重要比赛。车队老板、俄罗斯大亨奥列格·京科夫亲临现场,并且在赛后参加了车队的散伙晚宴。这位向来以狂放不羁的作风和心直口快的性格而著称的车队老板在京科夫车队时代最后一次接受了Cyclingnews的专访,谈及了他对于萨甘、康塔多以及自行车运动的看法。

​CN:在环伦巴第比赛中你最后一次以车队老板的身份坐在队车里观赛,心情激动吗?

京科夫:激动,也不激动。去年12月我就已经宣布了将在本赛季后退出,所以我一直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过去的这一整个赛季就是我与职业自行车运动告别的过程。环法的时候我很激动,因为那是我最后一次以这样的身份参加环法比赛了,而环法本身就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赛。现在我已经逐渐适应了,就跟那些在漫长职业生涯之后退役的车手一样。

我可以明确的说,我对退出的决定丝毫不感到后悔。过去几个月里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更坚定了退出的决心。这项运动已经毫无章法可言,到处都是一团糟。世巡赛的改革不清不楚,削减顶级车队数量到17支让大家人心惶惶,世锦赛团队计时赛遭到抵制,最终只有屈指可数的顶级车队参赛,还有环西比赛中不执行关门规定,让那些比关门时间晚了一小时才完赛的车手也能继续参赛!

可能有些人觉得这些只是小事,但事实上远非如此。就拿环西的事情来说吧,那天我们有5名车手在关门时间之内完赛,而天空车队只有弗鲁姆1人,如果组委会严格执行关门规定的话,比赛的局势就会完全不同,我们也会更有机会赢下世巡赛车队积分第一名,而不是跟在移动之星后面屈居亚军。这说明了一次愚蠢的决定将会带来多大的麻烦!虽然我马上要离开了,但这些事情还是让我抓狂。

CN:那么谁应当对这些乱象负责呢?

京科夫:一般来说应该是UCI,但实际上UCI什么正经事也不做,只是一通瞎搞。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很多次,而且我认为明眼人都应当支持我的建议,那就是让ASO来主事,当然他们可能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ASO应该有更多话语权,然后把债务累累的RCS买下来,这样UCI就可以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了。我认为UCI对职业自行车运动起不到任何好作用。

ASO应该创立一个像NBA那样的职业自行车联赛,然后采用付费观看的模式。在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这样的国家里,自行车运动已经足够深入人心了,有数百万热爱自行车的车迷将会继续支持这项运动,所以不用担心观众基数的问题,而且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会愿意付费观看比赛,这对于所有人都有好处。至于那些只是为了欣赏法国风光而看环法的老太太们,她们不愿意花钱继续看又有什么关系呢?关键是一定要建立起有效的商业模式,这样车队们才能生存下去,自行车运动才能进一步发展,比赛的观赏性也会变得更强。

​CN:你认为过去这些年里你花在自行车运动上的钱得到了相应的回报吗?还是说你只是花钱找乐子呢?

京科夫:如果你说我把5千万欧元都打了水漂,那肯定是不对的,因为现在京科夫银行在欧洲的知名度已经很高了。前几天我在米兰的商场里买衣服,当我掏出京科夫银行的信用卡的时候,店员立刻就认出了我,然后给了我特殊优惠,这说明京科夫银行在欧洲已经有了知名度。但是你要问这些钱花得值不值?那很遗憾,不值。在很大程度上我是为了自己的爱好而花了这些钱,这也是我决定退出的原因之一,我的这些花费没有办法给京科夫银行带来直接的利益。

如果我能够回到过去的话,我还是会把这些钱花出去的,因为在过去四年里我在感情上得到的满足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万事达卡有一句广告词是说,在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是金钱无法买到的。比如我可以和彼得·萨甘一起骑车,可以和我们车队的小伙子们一起爬坡,一起在获胜之后豪饮香槟,这些都是用钱买不来的。

我在我自己的财力范围内花了这些钱,从而得到了快乐。当然也有痛苦的时候,但总体来说还是快乐的。我希望赞助自行车运动可以有更多商业上的回报,而不只是花钱买乐子,但现在看来还达不到那样。对喀秋莎车队的马卡洛夫、BMC车队的安迪·里斯还有澳瑞凯车队的杰里·莱恩来说也同样如此。这些车队都是八成的兴趣爱好加上两成的商业利益,实际上这个比例应该反过来才对。

CN:你会怀念当车队老板的时光吗?

京科夫:两三年之后可能会吧,但现在不会,现在我感到厌倦了。

我认为自行车运动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应该有大的变革,然后我才会考虑回来。当然我也希望在这两三年里我的银行业务能发展得更好,而克里斯·弗鲁姆在环法比赛中将不再是不可战胜的。唯一能吸引我回来的事情就是赢下环法总冠军,这是我们从没有赢过的荣誉。我们赢过了世界冠军、欧洲冠军以及世界排名第一,但很糟糕的是没赢得世巡赛车队积分第一,这都怪康塔多!

我会持续关注着自行车运动的动向,然后作出决定。现在如果我想现场观看任何一项比赛的话,我就可以打电话给组委会,让他们给我安排个VIP席位,当然如果他们不理我的话我也可以自己买。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想和车手一起骑车也可以,基本上我当车队老板的时候能做的事情以后也能做。但现在我只想在家里用电视看比赛,然后琢磨一下什么时候回来才是最合适的时机。

CN:你在当车队老板的这几年里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呢?

京科夫:我很难挑个最美好的,因为有很多时刻都很美好。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4年环法康塔多摔车退赛,当时我深信他能赢得那届比赛的总冠军,尤其是在弗鲁姆已经退赛的情况下。当时康塔多才是头号热门,而不是尼巴利。我满心期盼着他能赢下比赛,但盼来的却是他摔车退赛的消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刻。

2015年我们赢了环意,但是在我的心目中环法永远是无可替代的。当然萨甘今年赢下环弗兰德斯也让我非常激动。

​CN:你和萨甘的关系究竟怎么样?2015年你可是说过要给他减薪呢。

京科夫:人们总觉得我和萨甘关系不好,但实际上我只公开批评过他一次,而我有权利那么做。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些矛盾,但后来我们有过一次一对一的长谈,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也经常会通电话。他会来米兰参加我们的散伙晚宴,我们也会一起喝香槟庆祝赛季结束。

实际上我和康塔多之间的关系要糟糕得多,但是媒体从没有注意过这一点。事实上我跟康塔多根本就没什么私人交情。我很尊敬他作为车手的那一面,但他的人格对我毫无吸引力。我不喜欢他,而且即使在我们的车队里也没有多少人喜欢他。除了他自己的西班牙小圈子之外,他和其他所有车手都相处得不好。

我认为崔克车队的经理卢卡·古尔奇里纳要小心处理康塔多的问题。他签下了康塔多和他的小圈子,而这个小圈子一定会在车队里制造麻烦的,我希望他能保持警惕。在我的车队里他们兴不起浪,因为我作为车队老板足够强势,但是在崔克车队可就不一定了。

我个人认为康塔多应该就此退役,因为他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巅峰状态了。我在车队的巅峰选择急流勇退就是最好的榜样。康塔多已经是一名伟大的冠军车手了,他也应该就此退役。如果还要继续比下去的话,他只会越输越惨,那样可就很难看了。今年环西有四五位车手比他表现更好,到明年环西就会有20位。我认为他不可能再赢下任何一个大环赛总冠军了,他应该趁早断了这个念想,然后立马退役。

CN:你好像对康塔多很不爽啊?有什么具体的原因吗?

京科夫:我很生气,因为康塔多让我们无缘世巡赛车队积分第一名。他既没有摔车,也没有严重的生病,也不是中途退赛,而是干脆没有来参赛。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但这让我非常不爽。他挣那么多钱,绝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巴尔维德在比赛前三天还生着病,但他还是坚持参赛并且获得了前10名,这才是职业车手应该做的。

康塔多不会来参加我们的晚宴,因为我告诉他如果生病了就老实在家呆着,不要在世锦赛之前的关键时期把病毒传染给队友。我认为晚宴没有他会气氛更好一些,因为他总是一脸苦相。他从来也不情愿喝香槟,吃东西也特别谨慎,因为他满脑子都是要在七月赢下环法!去年十一月在莫斯科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这种心态很愚蠢,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态他才总是摔车,因为他对自己太狠了!萨甘就不是这样,萨甘要轻松随和得多。永远一脸正经的人都太无聊了,他们的生活都会很悲惨。

​CN:你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惊人之语,有时候也会冒犯别人,你会后悔这样做吗?

京科夫:我在社交媒体上说的话经常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有的话都是有来由的。人们常常会批评我,但很少有人能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比如我发表了个什么言论之后就有人给我回复:“京科夫你就是一坨屎!”,或者有丹麦人说我是“喝多了伏特加的乡巴佬”,他们的污言秽语没人管,但是当我回击的时候就会受到媒体的关注。

CN:你会觉得自己常常被误解吗?你会为此感到烦恼吗?

京科夫:人们总是感觉自己被别人误解,你的老婆小孩都经常会误解你,这太正常了。我们会试着尽可能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总是会有人理解的和你想说的不一样,我们对此无能为力,生活嘛就是这样的。

我觉得我自己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想什么就说什么,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行车运动变得更好,对车手的批评也是为了给他们增加动力,我认为我做得没错。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欢我,我也知道自行车圈子里的气氛有时候很奇怪。人们有时候明明彼此讨厌对方,但还是要作出相处融洽的样子以便得到新赛季的合同;人们常常会结成各种各样的联盟,但这些联盟又会转瞬间分崩离析。

我不指望人们会思念我,但我希望将来有一天人们会记住我做的好事。我是一个有争议的人,但我创建又卖掉了五家公司,所有曾经和我共事的人都说我们一起奋斗的日子是最美好的。我相信将来人们一定会记得京科夫车队的好处。

我要再次声明,我仍然热爱自行车运动,这是我最喜爱的运动,我也深爱着车坛的每一个人。在告别的时候我要再说一句:自行车万岁!

原文链接:http://www.cyclingnews.com/news/oleg-tinkov-the-final-interview/


www.yuxingdianli.com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京科夫老板的最后采访:关于萨甘、康塔多和自行车运动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